堅強活下去的日本奇女子-大平光代

On 2013 年 08 月 16 日 by woody

堅強活下去的日本奇女子-大平光代

堅強活下去的日本奇女子-大平光代

(網路分享)

她在十四歲時試圖切腹,自殺獲救後卻向下沉淪。十六歲時當上黑道的角頭夫人,在暗黑世界裡生活了六年。二十二歲時在酒廊上班,卻遇見改變她一生的恩人。二十九歲時通過日本的司法特考, 現在三十四歲,是專門處理少年事件的女律師 ……。

同學欺辱老師冷漠相待

最近走進日本書店,常看見一本書被放在入口的顯眼位置,甚至窗玻璃上都貼滿這本書的海報,書名很簡單——《活下去》,作者大平光代是她父母年近不惑才產下的獨生女,從小備受寵愛, 雖然父母都在上班,卻有個慈祥的祖母天天等她放學。

初一時光代轉學到離家較遠的學區,以便和祖母同住。太平日子沒多久,某天她竟不小心得罪班上混不良的「大姊大」,從此全班沒有人敢和光代講一句話,她陷入完全孤獨的處境。

不僅如此,班上同學開始在人前人後罵她,在課桌上刻污辱她的言語,甚至趁她離開教室時將她的學用品扔進垃圾桶……。

有一天光代上廁所時,突然一盆冷水由天而降,她渾身哆嗦打開門,等在外面的卻是一群圍著她叫罵「溼老鼠」的同學……。光代受盡同學欺凌卻不敢報告冷峻的導師,也不敢告訴父母,怕的是遭到同學更惡劣的報復。

她開始稱病不肯上學,直到母親再三逼問,她才不得已道出實情。激動的光代父親翌日立即向老師和校長抗議,三天後導師來電告知光代一切都解了,請她安心上學。

光代依言在次日進入導師辦公室,卻見到那個「大姊大」同學冷冰冰的站在導師身旁,等著和她握手「言和」。光代永遠記得當時她握到的那隻濕黏的手,和導師一副無所謂的表情……。

結果當然一切都沒有解決,光代進了教室,繼續當全班的眼中釘和階下犬。升上初二重新分班,光代好不容易才擺脫「大姊大」,也交到兩三名好友,她以為自己終於苦盡甘來了。

第二學期伊始,光代突然在放學後被一群同學留下來「批鬥」,人群中有三個冷笑的身影,竟然是光代自以為交到的知心好友!

自殺不成走上黑暗之路

光代在同學喊「去死!」的叫聲中奔逃回家,想到她的人生真是到達絕境了!光代刺破手指,用鮮血寫下遺書,記入所有傷害她的同學姓名,擺進抽屜,便出門攔了一輛計程車坐到偏遠的河岸,在草叢中掏出水果刀,朝自己腹部刺去。

她以為最激烈的手段是切腹,卻不知方法,連著自刺五刀,已經鮮血橫流卻意識猶在。光代不覺恐懼,微弱的呼喊救命,直到一對男女由橋上經過,才慌忙叫救護車送她去醫院。

光代撿回一命,在治療過程中卻嚐極大痛苦,她覺悟自殺實在太不值得了,不但沒有達到報復他人的目的,反而全報復到自己身上呢!身體復原後,光代又接到一個可怕的消息,原來她父母和學校交涉的結果,竟是要她回到同一個班,再面對同樣的老師同學……。

光代反抗無用,更得不到師友同情,還被當嘲笑把炳。她開始逃學,在街上遊蕩,出入青少年娛樂場所,結果認識了一群同是逃家,卻靠剽竊、勒索和飆車度日的不良少年男女。他們教光代抽煙,吸強力膠,出入男女亂交場所……,光代只要有人對她親切,便不顧一切豁出去了。偶而返家要錢,光代竟對母親拳打腳踢,搗毀家具,母親只是躲在角落哭泣,既不敢還手也不叱罵……。

到了十六歲時,光代竟然當上日本稱為「暴力團」的某黑道組織的老大夫人。雖然是「大姐級」,那些四五十歲的黑道幹部哪肯把十六歲的光代放在眼裡。光代為了爭取認同,竟忍受極大的痛楚讓人在背上刺入大片刺青,成為永遠的烙印。

碰上貴人激起上進心

光代的婚姻只維持六年,離婚後她仍輾轉風塵,直到有一天她上班的酒廊了一位客人,仔細一看竟是童年時常抱她在膝上玩的父親好友。雖然光代躲躲藏藏,這位大平先生仍然一眼認出濃妝豔抹的她,臨走前並約她一定要找機會談談。

光代不情願的赴約,聽的就是大平先生講的人生道理,她既不耐又口出不遜,大平先生卻不放棄,依舊每周約光代懇談,直到光代逐漸回心轉意,最後她離開風塵,決定重新做人。光代的學歷只有初中畢業,求職四處碰壁,當她心灰意冷時,大平先生鼓勵她何不考個資格,光代半信半疑開始讀書,參加補習班。然而她的基礎太差,許多漢字都得由字典查起,可說事倍功半。但是在大平先生安慰下,光代一鼓做氣,竟然在三年內通過不動產仲介士考試,並考上代書資格。

光代並不以此為滿足,雖然父母原諒了她,但是她無法忘記當年不把她當人看的同學。大平先生告訴她,爬到人生的頂峰就是對那些人最好的報復,結果光代立志參加司法官和律師考合一的「司法試驗」。

當時她只是不知,原來司法試驗是全日本最難的考試。日本的司法試驗雖然沒有限定學歷,但如果不是在大學修滿相關學分,得先參加一個「檢定考」。光代為了免除檢定考,唯有參加大學的通信教育課程,

但是她又沒有高中學歷,只能拼命惡補,由基礎英語和數學唸起,最後終於取得通信課程入學資格。 其後光代更發奮圖強,在兩年內修滿必要學分,好不容易才到達司法試驗的「入口」。就在光代的人生漸上軌道時,突然傳來她父親得末期癌症的消息。

光代驚痛之餘,更決心要在父親餘生考上律師執照,以報親恩。她除了睡覺時間外全部用來唸書,就是做家事時也戴耳機,背誦自己朗讀教科書的錄音帶。這是一段冗長痛苦的日子,但是最光代締造了奇蹟,她在半年內連過三關,通過司法試驗的一般考、論文考和最終口試,時年二十九歲,不久光代的父親也含笑而逝。

考上律師回饋少年犯

兩年的受訓期間結束後,光代在三十一歲正式取得日本律師資格,她以協助不良少年為職志,不但擔任少年犯辯護,還作家庭調查和出院更生。雖然日本少年犯的再犯率很高,但是光代認為她只要救了十人中一個人,便達到目的了。光代不以自己的過去做為向不良少年的「口頭示範」,她認為唯有在少年下定決心重新起步時,才是她說出自己故事的最佳時機。

日本讀賣電視台曾為大平光代做過一個專輯,最後光代背對鏡頭,毅然亮出大片刺青……。記者問她為何不削去刺青,她卻說這是一生背負的十字架,不想塗掉自己的過去,也才能隨時警惕自己對他人伸出援手。

大平光代最喜歡的一段話,是日後成為她養父的大平先生送的:

現在就是出發點。人生是每天不斷的歷練。

人生是一場自我歷練,也是不計失敗的歷練……

我的將來就從現在開始